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回 刘府初遇鹿皖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真的不知道啊”刘清明这前半生哪里吃过这种苦痛,嘴上已经忍不住的叫唤了出来。

    “那你是怎么昏迷过去的”

    “我,我就在看着那个宝贝,肯定是有人在后面偷袭我”刘清明一脸的苦涩,自己今日怎么就这么的倒霉,不光被人打晕,重金买回来的启陵秘宝还不见了踪影,最后还被颜纯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怪人给伤成了这样。

    “你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颜纯再一次问道。

    “没看见,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少侠,我说的绝对句句属实”刘清明甚至举起了另一只手发誓道。

    “唉”颜纯听了不禁暗叹,自己还是来晚了,天下这么大,若是丢了一件东西,如何又能找的回来。

    启陵秘宝的丢失,他这个守陵墓子有着绝大的责任,若是财王金陵被有心人开启,家族那边一定会得知此事。

    颜纯想到这个,心中便浮出一种莫名的烦躁,刘清明那边也懒得去理会,直接大步走出了书房。

    “钲!”

    高手出招,往往无声无息,颜纯心中虽然在想着一些琐事,但此人偷袭时武器抖动所发出的声音实在是太过清脆,颜纯习武多年来的下意识便是原地一个向后铁板桥躲过了这人的攻击。

    那是一把刀,雁翎刀,刀刃贴着颜纯的鼻尖而过,那一刻仿佛时间蚪静止了下来,颜纯甚至能感觉到从刀上传来的一丝冷意,冷,寒毛直竖起。

    单手轻拍刀背,颜纯硬生生在半空中打乱了这一刀的轨迹。

    人送来一尺,我自还一丈。

    这眨眼时间,对方相貌便以被颜纯看清,竟是在那海春潮宵层露过一面的大汉秦韶关。

    左手不经意的从身后黄金匣龙头上扫过,一把金刀便已被杨修无声无息的给抽了出来。

    刀快,人更快。

    也不见颜纯是如何出刀的,那秦韶关的胸前愣是出现了一道九寸破口,里面衣缕划破,一条线状的伤口缓缓渗出了血来。

    出了这刀,颜纯便收住了手,连退三步,他感觉到附近有人,不下三人。

    “秦老弟,我看这小兄弟的刀法不在你之下啊”只见东厢外又走了三人进来,俱都是之前在海春潮内露过脸的家伙。

    说话那人一副北方人的打扮,让人感到显眼的就是他身后背着的那两把武器,通体乌漆麻黑,似刀又似尺,就好像是在熔炉中铸造失败的破烂玩意一样。

    “萧北风,放你娘的西皮,敢拿老子的刀法和一个娃娃相比”秦韶关听了气急,颜纯年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五,自己用刀走江湖却有二十年有余,二者竟然被另一位用刀的人扯为一谈,秦韶关脸色一黑,飞忙刀式急转,就奔着颜纯而去。

    秦韶关的刀法很乱,挥的毫无章法,一身上下看上去似乎哪里都是破绽,如果是位普通人这时就已经会挑选一处破绽动手。

    颜纯却没有,他手中的黄金刀被握的很稳,稳的就像是不愿出刀一般,尚有些孩子气的脸庞静静的看着秦韶关的下盘,完全没有理会对方的手上动作。

    俱知善刀者手腕劲大,挥刀出去那刻亦有多般变化,可劈,可扫,可挑,可挡,这对手劲有着很大的要求,待能在与人交手中将这种技巧用的淋漓尽致,那便是一位合格的刀客,已达到了刀法的境界。

    秦韶关混迹了多年,早已摸索出了自己独一无二的一套刀法,在他想来,对付颜纯这种乳臭未干的娃娃一招半式已是够用。

    “嘿嘿”颜纯心中暗笑,刀法是手上动作,但同时也是需要身法配合,这秦韶关步伐散漫,怕是根本没有上心,颜纯直接假装选了对方身侧的一个破绽攻去,黄金刀似劈非劈,似挑非挑,快速的对着秦韶关的左腹而去。

    见到这幕,秦韶关也是心中得意,自己卖出来的破绽就是陷阱,不管选了哪一个秦韶关都有方法用自己的刀卸去对方手中的武器,正当秦韶关打算来这一套时,却没有注意到,颜纯的右脚也在出刀同时拌了出去。

    很难想象一个十三四岁的儿郎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秦韶关只顾着想要夺取颜纯手中的黄金刀,却不想被颜纯一脚直接拌倒了左腿,整个人顿时身型不稳晃晃悠悠的向地上倒了下去。

    见秦韶关还想伸手撑住身体,颜纯哪会给他这个机会,朝着对方面部来了两脚,为了护脸,秦韶关只好舍弃了其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样子十分狼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