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山水路行遍(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早在竹离开口将他和胡太医还有阮白留在帐中之时,严副将心中便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可当主将轻易说出:“胡太医,替我聚毒吧。”一语时,他发现自己还是远远低估了主将一绝边塞后患的决心。

    “还请离将三思,此事万万不可。”听完竹离的话,严副将一惊,立刻抱拳单膝跪下开口阻拦道。

    这所谓“聚毒”,便是以针灸之法将全身毒素汇聚在一起,以外力暂时压制。能保中毒者三月无恙,三月之内也与常人无异,可等三月之期一到,中毒者就会毒发身亡。而“聚毒”,正是胡太医的家传之秘。

    竹离身上的剧毒,虽不至于立刻毙命,但他昏迷的时间已经变得越来越长,加上西燕得了竹离病重的消息不断来犯,听说朝廷已经打算派人来顶替竹离的将职了。为了稳固军心,也为了成就蜀国百年基业,主将这是拼了自己的命也要替边境百姓求一个安稳度日的环境啊。

    阮白在心里长久地叹了一口气。

    不是没看到严副将递来的眼神,也心知他是想让自己开口劝慰离将。可阮白知道,对于竹离来说,要的是成就霸业也要蜀国边境的安宁,绝非拖延时日,不人不鬼的活着。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又怎么忍心再去剥夺那样一个天之骄子,最后的一身傲骨呢。

    他一直认为,这是天佑蜀国,才让蜀国有了这样一位心寄天下苍生的良将,这样一位能自行选择远离朝中权势漩涡的皇子。这是蜀国的大幸,也是他阮白的幸运。身为谋士,终其一生所求,不就是一位像竹离的良主吗?

    阮白忽地想起上次主将清醒过来时,看见自己满头白发时的那个有些悲凉的笑容。

    那个沙场上所向披靡的少年将军,竟像是在一瞬间老去了,他带着叹息开口:“阮白,我没办法守住对栖尘的承诺了,也没办法给她一个边境无乱,百姓安居的蜀国了。我没时间了啊……”

    饶是最知竹离心意的阮白也不由得一怔,一时间那个被称为“小医仙”的身影也掠过了谋士的心头:那个总是清雅笑着的女子,对将士嘘寒问暖的女子,妙手回春救人无数的女子,原来一直都在主将心里,不曾远离啊……

    竹离虽待属下一贯温和,但在大事上却一向是个果敢的人,阮白深知,他决定了的事没有人能改变。于是书生气的谋士右手按住心口,对竹离弯腰,深深地鞠下躬去:“阮白愿竭尽所能,助您平定边塞,得偿所愿。”

    听见阮白此话,严副将着急道:“阮白你……哎!”话到最后也只剩下了无声地叹息。

    竹离目光坚定:“能有阮先生、严将两位左膀右臂尽心辅佐,实乃竹离之幸。二位允我三月之期,必将报以一个百年无战乱的蜀国。”

    “接下来的事,就要多多麻烦胡太医了。”竹离拜托道。

    冬夜里的月光似乎格外亮,明晃晃地洒在积了雪的道路上,衬得天地一片萧瑟寂静。西洲坐在路旁摆弄手上的木头鸟,看手底下的人升起了火堆取暖,围着今日前来搭车的三人絮絮叨叨。

    朱老三走南闯北多年,以他的眼力,若说那人手中剑是当代剑圣的归渊,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